抱歉最近有些事弧。安雷的文打算先存着,整理一下然后暑假重新放,大概可能会一章半个副本这样 多一些翻着容易√

flag进度: 20/6

--
*时常脑回路不在线
*回复十分不明所以
【划重点】

惊悚本命。
现在沉迷于剑封。
缩在剑封坑里瑟瑟发抖。
更新随缘。
一条咸鱼。
没有文笔。
44

|喻黄|穿越成了自家副队老师怎么办

*给@起名是个麻烦事 的生贺!压着点的23333

*巨ooc!巨ooc!巨ooc!

*友情向 年龄差巨大

*标题党 巨雷慎入

*总觉得喻黄好少(bu

*梗个人经历有 如有撞梗 纯属巧合



--


--
1.

“喻老师?今天是新生们的报道,你怎么睡着了?”

肩膀被摇晃了一下,不过足以让喻文州从刚睡醒的状态清醒过来了。

陌生的称呼,陌生的环境。

喻文州从双臂间将头抬起,抬头望了望,还看到了一张陌生的脸。

喻文州:......

可以说是十分惊悚了。

刚刚睡醒的脑袋混混沌沌的,喻文州来不及考虑太多,只是下意识地道了歉:“抱歉,昨晚睡的有些晚了。”

这在某种程度上也算不上谎话,职业选手熬夜算是家常便饭了,昨天为了处理一些队内的事情,忙活到两三点才睡。

虽然睡醒以后就到了这个鬼地方。

对方似乎对这个答案不以为然:“哦……这样啊。今天是新生报道,我觉得吧……做老师的还是要去认识认识学生比较好。”

此时喻文州才稍稍缓过神来,又听到“老师”、“新生报道”等词,不由得一愣。

我难道不是职业选手吗?!怎么变老师了?

【是的!变成了老师啦hiahiahia!】

喻文州刚刚在内心吐槽这个神奇的处境,突然一不知道从哪来的机械女声肯定了他的吐槽,语调有些刻意的上调,听着真是怎么不舒服怎么来。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魂穿?

但对方似乎没有听到这句声音,只是盯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哦……好的,我马上去。”喻文州敷衍他。

对方得到回复之后也不久呆,就离开了。

【宿主你好!这里是编号23943!可以叫我二十三!很高兴为你服务!】

“你好。”喻文州回答,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能不能麻烦解释一下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

【这是一个教师节的特殊活动。你只要在这里呆满两年,当两年教师,就可以出去了。至于教材什么的……我们也都替宿主准备好啦,完全不用担心的的!】

重点完全不是这个好不好。我干嘛要过来无偿当两年义工啊。

喻文州难得的沉默了一下。

【φ(>ω<*) 宿主也不用担心,在外界的时间是静止的!相当于这两年时间是赠送的啦!是不是超级大的优惠!】

没有荣耀优惠个鬼啊,妥妥的给你个差评好吗。

“头一次听说时间也能赠送。”喻文州干笑了两声,婉拒道,“不过这么大的优惠我受不起,我只想要回蓝雨。”

【能多活两年,你也不要?】

“我不需要”喻文州果断回绝他,“能送我回去了吗?”

【抱歉,我只负责将宿主传送进来,并没有传送宿主出去的权限哦。ヾ(•ω•`。)哎哎哎宿主你先别急!两年不就出去了吗......还有这次还有一个大惊喜给宿主!】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随即威胁他:“信不信我立刻就跟校长辞职。”

【别啊!有话好好说不行吗!逼我也没用啊,我真没法把你送出去......你要说什么我都交代……】

“那就说话正常一点。”喻文州道。

事已至此,魂穿的事儿已经是板上钉钉了,既然一时半会已经回不去,不如顺其自然,顺着这个系统的来吧,福祸随缘。

【哦。】

喻文州沉默了几秒,才道:“刚才你说的那个大惊喜......是什么?”

【黄少天。】

【黄少天没魂穿,但他也是真实的。】系统看出了他的顾虑,立刻解释道。

【你将会遇到的是平行世界的黄少天,你现在所处的,也是一个平行世界。】

【你是老师,他是你的学生。】 


穿越竟成自家副队的老师!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喻文州揉了揉眉心,缓了缓思路。随即站起身,朝外走去:“那么请问一下,新生报到的地方怎么走?”

【不远。出办公室门左拐,沿着走廊一直走,走到五二班就是了。】

“五二班?我这是在小学?”喻文州脚步一顿,问道。

【是的。毕竟黄少初中辍学来打荣耀的,没什么毛病嘛哈哈。】系统尴尬的解释。

所以都是平行世界了还按照什么原著设定来啊喂。

似乎想到了什么,系统又补充道【宿主如果还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就可以了,】

【祝宿主玩的愉快!我先撤了!】

“嗯。”喻文州应了声,脚下不停,很快到了五二班的门口。门没有关,他犹豫了一会,径直踏入了教室。

讲台有把木质的椅子,上面还摆一堆作业本。这位置似乎是刻意留给他的,喻文州随手翻开一本,是密密麻麻的语文抄写,笔迹已经带了些草。

合上本子一看,却发现还是老熟人。班级姓名学号一概不填,整本封面上只有大大的三个字黄少天。

看到这三个字就有种莫名的亲切感,仿佛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剑圣就在眼前,一手握着冰雨一手搭着他的肩膀笑,说,队长。

喻文州嘴角不禁带了点笑意,这才开始打量这个教室。正巧与刚刚交完学费的小剑圣对上了眼神。

脑海中的剑圣与眼前的渐渐重叠,少了冰雨,少了几分锐利,又多了几份稚嫩。

嗯......还矮了许多,比划着才到自己肩膀下边一点。

这也倒没错。喻文州想,黄少天的作业本在最上面,理应来了没多久。

交完作业交完学费的黄少天一刻也不久留,道了声“老师再见”撒腿就往楼下跑。

喻文州等了等,之后陆陆续续来了几个学生,交了学费也就走了。

班主任看了一下点名册,看着人都齐了,收拾了一下学费,招呼了一声。

喻文州应了一声,暗自问系统:“接下来不管我事了?”

【今天就只有新生报到了,任务完成啦,至于哪里住,系统也安排好了,备课在系统里已准备好了,可以随时查看。接下来就是自由时间了!】

按着系统的指示回了家,冲了个凉,打开电脑,试着搜索荣耀--竟然真有。

......原来还真有的吗。

喻文州暗自惊讶,手中操作不停,注册了个术士。索克萨尔这个ID没被注册,喻文州也就用了。

此时人还不算太多,喻文州安分地刷完了新手任务,又打了一会副本,好在手感还在,做完这一套驾轻就熟,还收获了几只拜服在他操作下的迷弟。

喻文州打着打着就想,也许叶修早些时候退役的情况也是如此,窝在网吧打荣耀,指挥着打本,有时队友仰着头,说大神啊能不能再带我一盘。

这样也挺好的。

刷荣耀的任务总是耗时的,他手上也只有着打本打来的绿装,算是白手起家了。

好在喻文州还是没忘记备课,忙活了几个小时荣耀之后,闭上眼休息了一会,琢磨备课去了。

忙着忙着就到了晚上,喻文州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有些愣神。

脑子乱的很,一会想起明天要备的课,一会又想起荣耀里的副本BOSS,一会又想起了自己和黄少天青训营里的时光。

记忆里的那位小剑客,眼角总是带着笑,拉着他的肩膀和他叨叨着食堂的伙食,荣耀的操作,还有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剑与诅咒,共同撑起了蓝雨的未来。

喻文州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了,只知道早上还是被系统吵醒的。

本来职业选手的生物钟就要偏晚,再加上昨晚想东想西也没怎么睡好,喻文州一觉睡的迷迷糊糊的,心里还盘算着要不要去学校再补个觉。

洗漱穿戴好去了学校,喻文州查了查课表,上午第二节的课,下午似乎还有节。他收拾好备课后,在桌子上小憩了一会。

赶过去的时候正在做眼保健操。喻文州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了一个喻。

待到眼保健操结束,喻文州道:“同学们好,我是你们新的语文老师,姓喻......比喻的喻,叫我喻老师就好。”

讲台下静悄悄的,没人说话。

喻文州笑了笑:“今天我们下午还有课,就先来聊些别的吧。”

“自我介绍什么的就不必了,我们来玩些有趣的。”

一说到有趣的,班里的学生大都提起了兴趣,眼睛亮闪闪的。

“让黄少天同学来段相声呗。”

2.

喻文州待人和气、平易近人又善解人意,时不时还会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或是自嘲,讲课慢条斯理,能一层层把道理讲清,让人听得进去。关键是时不时还能利用教师的特权,偷偷带点吃到教室来,分着吃。

这种老师怎么不可能不受人喜欢!

这其中,又是唯独黄少天受到了特别关照。

连黄少天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受到特别关照。


有一次喻文州抽背口头作业,黄少天背到一半就断了词,被拖着留了堂。

喻文州放学后突然问他:“你有带作文书吗?”

黄少天枕着脖子回他:“没带。”

喻文州也不恼,随手翻开他的语文书,翻到一篇课文,指着文中的几段道:“就背这几段吧。”

“啊?”背这个干嘛?

“你不是上午没背出来吗,这是罚的。”

“我头一次见还有罚背这种东西。”黄少天愤愤道。

“你想抄书?”喻文州问。

“想啊我回去抄行不行。”黄少天马上回他。

“就算想也不行,这儿我做主,你还是跑不了。”

“你这是暴政!!”

喻文州在窗台向阳的地方找了个位置坐下,一边备课一边提醒他:“赶紧背书吧,觉得背得熟了就找我背,过了就能回家了,我在这儿陪你备课。”

黄少天怨恨地瞪了他一眼,就开始背书了。

喻文州假装没看见他眼神,专心低头备课。

喻文州忽然觉手臂被拉了一下,然后一本书就被塞进了怀里,侧过身,正好看见一脸笑意的黄少天。

“老师,我来背书啦。”

夕阳的光映红了他的脸,也把这个教室渲染的黄灿灿的。

喻文州从怀里将书拿出,横立在两人中间,挡住他视线,笑道:“你背吧。”

黄少天背的挺快,不过喻文州早就熟悉了他讲话的语速,没觉得惊讶,反而还去纠正他:“你背错了两处。”

“哇老师你耳朵真好!”黄少天十分感动,“所以老师我现在能回家了吗?”

“准了。”喻文州回答道,“回去吧,别让父母担心。”

“谢主隆恩!”黄少天装模作样地朝喻文州作揖,然后背上书包下楼,楼梯上还回荡着踢踏踢踏的脚步声。

3.

其实黄少天自己不知怎么着就成了喻文州的狗腿子。

其实换句话来说,可能全班同学都是喻文州道狗腿子。

明明一开始对他不服气的很,后来不知怎么的就打成了一片。

下课后帮他搬搬电脑搬搬作业,再凑过去问问自己考得怎样,似乎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

用他们班主任的话来说,喻文州真是准备带孩子呢。整日没个正形和他们打成一片的。

系统给予他的自由度很高,除了备课有些辛苦外,可以说是相当幸福了。

寒暑假又有休假,上课的时候一帮小崽子们也听话的很,闹不出来什么幺蛾子。

时间就这么过啊过,五年级上册很快就过去了。

期末考试后老师还要去学校批试卷。平日热闹的学校突然变得冷清,喻文州自然也是去了的。午饭还可以在食堂解决,算是帮忙解决了一餐。

按照系统的提示批完了一叠试卷,喻文州躺在椅子上,打算小憩一会儿。

“咚咚--”

“进来吧,门没关。”喻文州头也没抬,道。

“喻老师!”

这声音是很熟悉的,喻文州下意识地抬起头,恰巧撞进了一对明亮的眸子里。

喻文州惊讶了一瞬,随即站起来,为黄少天找了张凳子坐:“这办公室里没人,随便坐吧。”

黄少天跑到他身边,侧了侧身看了一眼喻文州怀里的试卷:“老师在批试卷啊,成绩出来了没?能不能先告诉我啊?”

“到时候自己翻。”喻文州撇了他一眼,回他。

“那不行啊老师,你就看在我不辞辛苦过来看望你的份上,先批我的行不行?”

喻文州没有回答。

空气诡异的安静了几秒。

“......其实我批完了。”喻文州笑着将他怀里试卷拿出来,递给黄少天。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黄少天捂着胸口谴责他。

低头看了一眼试卷,莫名觉得最外边的那张试卷的字迹眼熟,翻到名字一看,黄少天三个字赫赫出现在卷面上。

连找都不用找的那种。

难不成喻文州还真有占卜的能力?

黄少天疑惑了几秒,随即就把这个念头抛在脑后。

黄少天试着和喻文州搭话,但毕竟没有到他十几年后那么话痨的程度,聊了几句就冷了场,尴尬的在位置上扭来扭去,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那个,老师也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我就先走了?”黄少天犹豫了许久,才开口。

“嗯,路上注意安全。”

“哦......老师再见!!!”

门砰地一声被关上,还抖了几下,显示出了主人内心的不平静。

喻文州:......

4.

寒假很快就过去。

喻文州的生活也逐渐变得日常起来。

刷荣耀、加工会、打副本、上课、备课,睡觉。

作息规律得似乎提前步入了老年生活。

踏入了五下,喻文州与学生们也愈发地熟络了起来。

有一回,喻文州还从系统那儿捎来了几大包蚕蛹,有油炸有五香,味还挺全。

还自个儿一个人在办公室啃,嘎吱嘎吱吃的可香。

某位闻到这股味道的黄姓同学鼓着胆子上前一探究竟......

然后就被喻文州拉着在办公室里聊了一会人生。

下午午休的时候喻文州拉着个袋子去了教室。

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不过据知情人士透露,他们这次作文的内容与这袋蚕蛹有关。

真惨啊。

为你们点蜡,二班的同学。

5.

要说令学生们最能感到愉快的,大概就是六年级的春秋游,终于能跨省了。

跨省。

省。

终于可以不用只是瞎逛游看风景了。

黄少天感动到流泪。

但是他的感动只持续了一秒。

因为他父母不让他去。

喻文州安慰他,然后玩之后给他发了一堆同学拍的照片。

黄少天气的鼻子都歪了。

6.

【宿主宿主。】

【离毕业就差半年不到了。】系统忽然提醒他。

言下之意就是离离开这个平行世界也只剩半年不到了。

喻文州应了声。

这两年来自己也没做什么,除了偶尔上线指挥指挥打本外,其他时候差不多都花在教室里了。

听起来挺枯燥,但仔细回想,嘴角却忍不住绽开笑意。

有一群小崽子真心实意的爱着你,是有多好啊。

7.

既然是到了下册,就少不了同学录这东西。

吃完午饭的喻文州看见桌子上放着七八本同学录,乱七八糟的堆满了整张办公桌。

大概是害羞所以才趁吃完午饭的时间差交上来的吧。

喻文州一一将他们整理好,然后翻开来,仔细核对着写上姓名电话号码地址血型,还有喜欢的小动物之类杂七杂八的东西。

恩师寄语......喻文州想了一会,还是在纸上写了一句。

十分有幸能与你相遇。好好加油。

这一次的相遇是偶然,但我还是很开心,能遇见你。

事后喻文州悄悄的把那叠同学录放在窗台一句没说,过了几节课。想起来去看,发现一本也没了。

8.

期末考试临近,喻文州什么也没说,只是在黑板上用白粉笔写了“加油”二字。

加油啊,为了我,为了你们,也为了你们的未来。

9.

【宿主,这次活动已经结束了。】

再一回神已经是什么都看不见了,眼前一片黑茫茫。

【十分感谢您的参与。】

【最后有些唐突。很抱歉,没能让你看到他们的成绩,参加他们的毕业典礼。但作为一个不能久留的穿越者,也许不参加毕业典礼,才是最好的结局。】

“也许吧。”喻文州回答他。

【很高兴遇见你宿主。合作愉快。奖励已经发送到,请您注意签收。】

【再见。】

“再见。”喻文州说,也不知是对谁讲。



-End-

评论
热度(44)
© =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