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最近有些事弧。安雷的文打算先存着,整理一下然后暑假重新放,大概可能会一章半个副本这样 多一些翻着容易√

flag进度: 20/6

--
*时常脑回路不在线
*回复十分不明所以
【划重点】

惊悚本命。
现在沉迷于剑封。
缩在剑封坑里瑟瑟发抖。
更新随缘。
一条咸鱼。
没有文笔。
15 4

魔法师的魔法直播间(下)

    魔法师的魔法直播间

    #魔法师故事,前期叙事有些唠叨,可以跳过1。

    #cp双潇

    #请勿上升真人,极度OOC见谅。

    #头一次分123……可能会存在屎一样的分P,请见谅。

    #前期虐,后期微甜(但其实都是虐)

    #【】内表示弹幕

    --

5.

  “行啊。”韩潇笑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冰火小人也有许多不同的版本,张潇选了最为经典的一版。共有几条分支。能看得出来通关要耗费不少时间。

    

    张潇操纵的是火娃,韩潇操纵的是冰娃。

    

    “帮主这个是跳……左右移动,记住不要踩红色岩浆和那一坨绿油油的东西,会失败的……”张潇一边解释着,一边操纵着火娃向前蹦哒。

    

    “好……明白了。”韩潇应着,结果……冰娃欢快的朝着岩浆奔去,并一头扎了进去……

    

    【帮主这是真蠢还是假蠢2333】

    

    【帮主真是十分可爱了!!!】

    

    【出师不利啊233】 

    

    【囚徒内心很崩溃,,这一天都玩不完这游了233333】

    

      韩潇看到屏幕上“再来一次”,扭头看向张潇,一脸的不解。

    

      张潇强忍着笑意,解释道:“刚刚我说的就是这些红色的东西……哦还有这些绿色的,你这个角色都不可以进去的。进去了就死了。”


      【我总觉得囚大是故意的23333】

    

      【前面的憋走我也是这么想的】

    

      【没有人觉得这个小哥哥很可爱吗(偷偷抱走小哥哥)】

    

      【可爱,想太阳】


      【噫】

    

      【这里是小哥哥兼囚大的死亡计数菌!死亡*1】

    

      韩潇这才后知后觉自己似乎犯了一个很低级的错误,只好歉意的笑笑。

    

      掌握了游戏的玩法之后,两人一路也走得顺风顺水,没出现什么大的失误。本来嘛,这种游戏不是很困难。

    

      “哎,这个游戏也不是很难嘛。”又闯过了几关,张潇脸上的神色终于是轻松了几许。

    

      【我有预感这是一个巨大的FLAG】

    

      【截屏get√】

    

      【这本来就是小孩子(情侣)之间玩的游戏有什么难的嘛。(秀恩爱才是最主要的)划掉】

    

      【前面括号真相233333】

    

      其实说实在的,这游戏除了几关对于操作有些需求之外,还真没什么难度。

    

      但韩潇刚来这儿满打满算都不过一个小时,普通的操作对他而言的确是没什么难度,依葫芦画瓢便是了。遇到些需要操作的,就有些力不从心了。

    

      为了捡那颗宝石,在下滑过程中因为失误掉进坑底跳不出来的韩潇绝望独自的在坑底蹦跶。

    

      这场景怎么看都是很喜感的。

    

      张潇夺过了鼠标,点击了重新开始。

    

      “跳不过去的,重新来吧。”

    

      “哎菜鸡少帮主。”

    

      【原来小哥哥也是一个手残党23333】

    

      【居然说小哥哥辣鸡!辣鸡囚徒!】

     

      【我有预感又是一个巨大的FLAG。】

   

      【退订一波退订一波。】

    

       几分钟后。

    

      两人尴尬地对视一眼,最终还是韩潇移开了目光,双肩抽动,显然乐的不轻。

    

      张潇却是一脸不以为然:“不就是死了几次嘛。”

    

      【菜鸡囚徒!】

    

      【菜鸡囚徒!】

    

      【菜鸡囚徒!叫你嘲笑人家小哥哥!】

    

      【FALG成功立起】

      

      【这里是死亡计数菌,悄咪咪的说一句,现在小哥哥的死亡次数还比囚大少一点】

    

      【趁你们都在嘲笑囚徒的时候偷偷承包小哥哥的笑容(痴汉)】

    

      【前面那个承包笑容的我看见你了别跑】

    

      【啊啊啊啊承包这个对视】

    

      “诶你们有没有发现我走的路要比帮主长很多啊,他只要跳下去就好了,我还要绕这么长的路。”张潇说道。


      “也是啊。”韩潇附和。

     

      【强行给自己的多次死亡找好了借口】  

    

      【前面正解23333】

    

      总之这么忙活了许久,最后也总算是通关了。只不过估计一下时间,约莫也过了一个半小时。

    

      张潇放下鼠标,感叹道:“早知道要录这个游戏,我就先把攻略看一下了。”

    

      【这就是你玩游戏玩到一半就去看攻略的理由吗】

    

      【终于打完了,我自己看的都心焦2333】

    

      【囚徒:这个游戏也不是很难嘛。打脸可疼23333】

    

      韩潇揉了揉眉间,一个多小时的游戏,让本就消耗很大的他有些头晕。 


      “怎么样,要不要去睡会儿?”

    

      “还能撑一会。直播时长够了吗?”

    

        “……不够那就明天再凑呗,今天这么累了还这么折腾,真不要命啊?”

  

      “这可关系到我明天的早饭!”韩潇理直气壮的反驳他。    

    

      “没事有我在你还能饿死啊,睡觉睡觉!”

    

      【老夫老妻的日常……】

    

      【wdm……我的狗眼】

    

      【走了走了大半夜还要看人秀恩爱】

    

      【突然希望有个对象(孤独)】

    

      【楼上的妹子来啊快活啊!】

    

      【不我是个汉子】

    

      张潇打了个呵欠:“好啦今天直播就到这里吧,大家明天见~”

    

      【我来翻译:我现在要陪我老婆睡觉了,走了走了】

    

      【楼上翻译满分233333】

    

      【晚安囚大和小哥哥~】

    

      【小哥哥以后就和囚大住一起了?】

    

      “是啊,住一起了。”张潇笑着回答。

   

      直播间一暗,关掉了。

 

      看到直播间关闭,韩潇嘴角的笑意瞬间收了起来:“你这是在胡闹,这么随便乱用魔法,你才不要命了。”

       

      张潇却仍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没事啊,我是什么人啊,能有什么危险。”

    

      “让我想想,这栋房子,还有这个直播间,你都用了魔法吧?”    

    

      “是。”张潇知道韩潇在担心什么,就实话实说了,“不过放心吧,只是这次接你废了点魔力。我可不敢随便使用魔法,我也还希望自己多活一会呢,不会乱来的。”

    

      “行行行。”韩潇看他一副守口如瓶的样子,怕是问不出什么东西来了,“那这房子呢?是怎么回事?”

    

      “一个小魔法罢了,明天再和你仔细解释。先睡吧。”张潇似乎不想在这个地方多谈,话题的转折略有些生硬。

    

      “好。”

  6.

    

      第二日早晨。

    

      韩潇这一觉睡的天昏地暗,一觉醒来已经不知是什么时候。阳光透过窗帘,洒在他的手臂上,暖洋洋的,有着说不出的惬意。

    

      韩潇愣了几秒,看了四周有些陌生的环境,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在那个小岛上了。

    

      明明以前朝思暮想着离开那里,现在为什么离开后会觉得有些不适应?

  

      大概因为……那里是自己的“家”吧。  

    

      韩潇摇摇头,不再想这些哲学问题,起床穿戴好,朝着昨日玩了一个小时游戏的房间走去。果不其然,张潇就在那里。

    

      “哟,帮主早上好啊。”

    

      “早啊,你在捣鼓什么呢?”

    

      “帮你搞一个直播的账号,饭钱也不能都我挣啊是吧。”

    

      “哦那个早饭我在厨房里摆着呢,现在不早了,你先去吃吧。”

    

      “啊……哦。”     

    

      待到韩潇匆匆吃完了早饭,张潇也已经替韩潇准备好了。

    

      “已经好了,弄这玩意儿还真是累。”张潇整个人瘫在座椅上,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

    

      “你没用魔法吧?”韩潇脱口而出,但他很快就否定了。使用魔法总得有魔力波动,可是这儿并没有。

 

      果真是心急的时候说话不动脑子,韩潇尴尬的笑笑。

      

      在那段黑暗的时期,他已经见过足够多的生离死别。魔法师越来越少,村里人心惶惶。在他周围的朋友越来越少,寥寥无几。 

    

      这种身子发冷,心脏跌落到谷底的恐惧,是时间都无法冲淡的。

    

      你在恐惧什么?

    

      恐惧失去啊,恐惧失去自己至亲至爱的人,恐惧失去对自己关爱至深的人。

    

      但又什么都改变不了,只能双手握拳,深呼吸,再松开,再握紧,被迫自己接受这个血淋淋事实。

    

      这种无能为力的痛苦,他不想承受第二次了。

  

      他不能让张潇再用魔法了。

      

      “想什么呢。”张潇在韩潇面前挥了挥手,将他从思绪里拉了回来,“我帮你都准备好了,要不直播试试?”

    

      思维飞得远了,回过神的时候只见一个巨大的手横在自己面前,韩潇吓了一跳,连人带椅子都移了些位置。

    

      “啊?哦……”

    

      韩潇刚刚调好摄像头,打开直播,就刷出来一条全站信息。

    

      【囚徒请少帮主吃了一个佛跳墙,快来抢福袋吧!】

    

      韩潇:……

    

      韩潇转过头去,看见张潇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似乎在拨弄什么。似乎是感受到了韩潇的目光,张潇抬起头来,得意的向韩潇挥舞了一下手中的手机。

    

      韩潇看着他笑,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你这是干什么?”

    

      “当然是帮你涨人气。” 张潇理直气壮地回答。

    

      “可是这很贵的吧?半个月伙食费说送就送,真败家。”韩潇假装痛心疾首。

    

      “呸呸呸!那也是花的我的钱。”

   

      【噫囚徒竟然送墙了】

    

      【而且送给一个小哥哥,我好像知道了些什么(滑稽)】

 

      【这个小哥哥好可爱!粉了粉了】

    

      【噫这个是囚大的基友么】

        

      【等等这个小哥哥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这谈话怎么gay里gay气的,先捏死再说。】

    

      【等等等等等等这不是昨天和囚徒直播玩冰火小人的那个小哥哥吗????】

    

      【昨天??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前面的你错过了这个时代。】

    

      【我怎么听到了囚大的声音???】

    

      【这就是爱啊啊啊啊旋转爆炸成天边的一个烟花】

    

      【???到底发生了什么?】

    

      【吃瓜群众前排已经准备好了瓜子】 

    

      韩潇看着瞬间增长的人气和弹幕,有些懵逼。

    

      这些弹幕推理能力好像有点牛逼啊。

    

      “就这么愣着,一会儿人可都是要走光的。”张潇出言提醒道。

    

      “我又没什么会的。”韩潇愣了几秒,回答他。

    

      “我突然开始心疼我半个月的伙食费了怎么办。”

    

      “……我别的真的什么都不会,哎我说观众老爷们,我来爆个囚徒的黑历史怎么样。”

    

      “卧槽大哥你是狗吧!!”

    

      “很久很久以前……”

    

      “喂喂喂!!别说啊!”

    

      【爆爆爆!!!突然激动】

    

      【囚大似乎有什么糟糕的黑历史啊(滑稽笑)】

   

      【这么gay里gay气的日常,闪瞎了我的狗眼】

     

      【听着语气……总觉得是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是这么用的吗23333】   

    

      【卧槽这对怎么gay里gay气的】


      【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囚徒吗?2333】

       

      “不说不说。那你让我直播些什么。”韩潇摊开双手,装作有些无奈的样子。

     

      “那就不直播了呗,走了走了出去逛逛。”张潇瞬间变了一张脸,笑嘻嘻站起来地搂住韩潇肩膀回答他。一边还腾出手来将直播间关闭。

    

      【卧槽刚开播多久就关,良心呢】

       

      【是狗是狗】

     

      【姿势好评姿势好评!截屏get√】

    

      【哇是去谈人生♂了吗】

    

      【为什么我在这个直播间里看到了囚大】

    

      【我好像踏入了新世界的大门】

    

      【楼上的那个成功被掰弯23333】

   

      “……”

     

      直播间关掉后,韩潇长叹一口气,抬头看向天花板。

    

      天花板是淡白,细看还能看出魔法雕刻的精致的花纹。

    

      “怎么了?”张潇问。

    

      “你要让我说真话还是假话?”韩潇低头,又看向地板。

    

      “当然是真话。”

    

      “你说……如果当初我没打算出去的话,我们会不会就会在那个小岛上呆一辈子?”

    

      “应该是了。”

    

      “其实现在这么想想,其实呆在那个岛上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我当初也就是想出去看一看,早知道外面这么可怕,我早就缩在岛里不出来了。”韩潇说,“不像现在,你还浪费这么魔力来探什么路,傻不傻啊。”

    

      “其实……你只是过不惯这种白吃白喝的日子吧?觉得自己付出的太少,心里过意不去呗,话说的这么多,不就是这个意思么。”张潇这时反而笑了出来,“咱们相处这么久了,我还不清楚你啊。再说了……付出这种东西,谁说得准呢。”

    

      “……”

    

      “是被直播间的弹幕刺激到了?”张潇问,“看不惯不看就是了,何必为了那个生闷气。咱们帮主就算不能靠脸吃饭,也能靠才华吃饭啊不是,哪用管他们。”  

    

      “……”

    

      “不用在意这些,再说了咱们是谁啊,咱们可是魔法师啊。指不定他们的子嗣都传了几代了,我们还活着呢。”

    

      总会有人把你护在身后。

    

      韩潇笑了出来,反过来拍拍张潇的肩:“难得看你这么严肃,但这真没事儿。偶尔还不准人悲春伤秋一把了?”

    

      张潇心道你这哪是没事儿啊,明摆着是把别人说的话放心里了,心里难受的很呢。

    

    

      但他什么也没说,这个人啊,就是这么倔性子,倔到让人心疼。

    

     “我先去睡会。嘶--头有点疼。” 

    

      “嗯。多休息吧。”

    

    7.

      韩潇躺在床上,思维有些发空。

    

      一切都偏离了原来的轨道。

    

      自从他收到了张潇的那封信开始,事情就变得截然不同了。

    

      本该是他一个人踏上旅程,也许他能在旅途中找到好的归宿,也许他会死去。这是他自己选择的结局。

    

      现在反倒成了张潇帮他开路,替他承担了所有风险,为他铺路。而他似乎只需要享受成果。

    

      张潇真是对他好的过分。

    

      可他有些受不住这些好,也想不明白他到底为什么会这么做。

    

      韩潇想了一会,想不出什么理所当然来,只好放弃了揣摩张潇心理的想法。

     这家伙的心思,谁想的清呢。


      也许需要找个时间和他谈一谈?要是按他喜欢打太极的性子,估不准会回答“因为你好看”“这类的。

       

      可韩潇觉得这些不是真正的答案。

     

      罢了罢了,若是他的目的是想要从自己身边拿走什么东西,那打声招呼,拿了便是了。如是想要别的,他要是自己想要,说出来便是了。

    

      自己离家出走,孑然一身,也没什么东西可以拿得出手的。

    

      着实是有些让人发笑,别人千方百计想占得一些便宜,而他却为了占了一些便宜而感到惴惴不安。

    

    韩潇摇摇头,不再去想这些事儿。放松下来了才觉得有些困意,闭上眼睛便睡了过去。

    

8.

    韩潇是被人摇醒的。 

    

    身子被轻轻晃动,耳旁是张潇的抱怨:“我说啊帮主,你不会就是来这儿睡觉的吧,睡了半天了都,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能睡。”  

  

  “你不也说了那次传送消耗很大嘛……嗯……现在几点了?”韩潇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看见是张潇,又闭上了。

    

    “四五点吧。”张潇说,“我要去菜市场买晚饭,顺便也带你一起去,认认路什么的。”

    

    “哦……”韩潇又用被子把头盖上,迷迷糊糊地回答道,“那等我一会,十分钟就好。”

    

    “……”

    

    菜市场内人声嘈杂,四周弥漫着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味道,却也说不上难闻。


    韩潇头一次见着这么多人,神情有些僵硬,目光有些飘忽,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贩的叫喊声、人与人的交谈声、水泵的声响,他似乎处于这个环境中,似乎又不是。他似乎……格格不入。

    

    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他下意识转头。

    

    是张潇。

    

    “在想什么呢?这么走神?”张潇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笑嘻嘻地问。

    

    “我从没见过这么多人。”韩潇回答道。

    

    “是啊……人真多。”张潇说道,随后话题诡异地一转,“其实……不用魔法的魔法师也是人啊,我们的祖先只是很久以前会魔法的一系罢了。我们一样也要吃饭睡觉的,是吧?”

    

    “至于这种感觉,慢慢适应就好了,别担心。我们……也是正常人啊。”

    

    我们也是正常人啊。

    

    韩潇终于明白那种格格不入为何而来了,虽然他从未把自己摆到高人一等的位置上,但他是魔法师啊,能使用魔法的血脉,自然是不同于普通人的。

    

    “走啦走啦,人生的事情回家思考也不迟,你午饭也没吃,现在都五点多了,小心饿死哦。”张潇拍拍韩潇的肩膀,安慰道。

    

    “也不看我谁啊,怎么可能饿死。”韩潇回过神来,扯出一个笑容。

    

    “那可不是,有我养着,还能饿死啊,走了走了,絮叨了半天,连菜都没买呢。”

    

    回到家后,张潇就去厨房料理晚饭了,韩潇本想去帮帮忙,还没进厨房间就被张潇打发了,说是餐桌上有些熟食,还是先垫垫饥的比较好。

    

    韩潇:……

    

    好在张潇速度也快,不久饭菜就端好摆在餐桌上。

    

    “诶我说看不出来啊囚徒,你烧的还不错?我记得你以前只会烧些小菜。”韩潇有些惊叹于张潇的手艺。

    

“自己一个人生活这么久了,总该学会让自己吃得更好些。”张潇说道,“好啦,也不煽情了。我现在其实也挺少烧饭的,今天你回来,总得特地庆祝一下的。”

“果然是故意煽情吗,是狗是狗。”

“……”

“哎。对了先不说这些。”韩潇说道,“那个……我以后就住你这儿了?”

“这个啊……要是你不乐意,我也能帮你想点别的办法……”张潇沉思几秒,回答道。

“当然乐意了。又有吃又有喝又有住,这么好的事儿,我高兴还来不及呢。”韩潇伸了个懒腰,补充道,“再说了,要是没我,谁知道你会不会瞎用魔法。”

 

“……帮主,我在你眼中当真就是那种,随便乱用魔法的人吗。”

“我觉得还真是。”

“扎心了帮主。”张潇捂着心口。

“行了不闹了,还是仔细跟我讲讲这儿吧。我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的,小心我出去走丢了怎么办。”韩潇收敛了笑容,使自己神情变得严肃了些。

“不会吧,我记得帮主以前经常……”张潇说了一半,就换了话题,“好好好,我讲就是了。”

  

9.

 

韩潇就这么闯入了张潇的生活中。


不知何时起,水友们已经逐渐习惯了韩潇在张潇直播间的偶然出现。

 

从一开始刷得满屏的感叹号和问号,到后来简单的一句【哎帮主好】。

 

在这个诡异的同居氛围中,真的很难相信他们之间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但事实上,他们还的确没有什么。

 

虽然两个人的日常也是十分的gay里gay气。

 

张潇对韩潇很好,是对朋友之间的那种好,就是那种明明看起来gay里gay气的,却又理所当然的那种关心。

 

尽管几乎是全世界都知道他们之间没什么特殊♂的关系,但每当韩潇出现在弹幕里的时候,总会有弹幕刷【yooooooo】和哲学符号。

 

对嘛!撩了不在一起有什么用!

 

嗯……怎么说呢,这也算是一个美好的祝愿吧。

 

世界上是有人,会对你无私付出的啊。

 

  

10.

 

这其实一句话就能概括这个故事了:论两个直男gay里gay气的相处。

 

为什么我还要水这么多呢,因为我要凑满1w字啊【滑稽】


-End-


你看我在年底码完了!

字数一万六百嗯

emmm……其实写完才发现实在是OOC得过分,只为写的爽而写

诸位看的爽就好2333

另外弹幕本身是没什么问题的,其实写那个也有很大的私心

就抒发PK3那件事儿嘛,虽然不知道多久过去了

这里的双潇是友情向,无任何的感情倾向。两个钢铁直男

emmm本来这个梗是士潇的但是我中途爬墙了。

最后祝各位新年快乐x

我溜了


评论(4)
热度(15)
© =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