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抱歉最近有些事弧。
安雷的文还在码人设当中emmm...当初一时兴起开了坑...只码了安哥和雷总的人设...npc的没考虑好还在大改 可能会拖很长时间(土下座.jpg)

取关随意啦我是条辣鸡咸鱼文手。

flag进度: 20/6

--
*时常脑回路不在线
*回复十分不明所以
【划重点】
*做事热度三分钟 码文填坑靠天命
 

《|告白| 剑封剑》

剑封剑无差。

#前排表白三天!!太燃了我的妈!!

#极度OOC预警,人物归三天,OOC出我...别打死就行-v-

#无条件苏剑少和觉哥,若感到不适请合理运用右上角叉叉。

#私设多如狗,没有若雨和不怕,时间线混乱。雷点很高。

可能会出一个番外...也有可能不会。

 

  @暗鸦 我终于写完啦!最后文卡得有些惨不忍睹....所以有点拖....

下面开始正文。

--

 

  “嘿!这儿!”对方站起来朝皇甫明康挥了挥手。

 

  “看见了。”皇甫明康一边没好气地应和着,一边却是仍旧朝着那个人影所在的地方走去。

 

  “哎我说疯兄,你又要搞什么,赢了还要把我约出来……嘲讽我啊?”皇甫明康一边走到了封不觉旁边,一边调侃道。

 

  “给你带的饮料,你先闭嘴吧。”封不觉没好气地将一杯饮料塞进皇甫明康怀里,饮料上面的吸管都已经帮忙插好了,还是热气腾腾的。

 

  皇甫明康耸了耸肩,但却识趣的没有再说话。

 

  绕了大半个街,封不觉带着皇甫明康来到了一座目测有十五层楼高的一座大楼内。

 

  “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啊。”皇普明康,一只手握着饮料杯,另一只手横放在胸前,一副悠哉悠哉的模样。

 

  “某个知名大作家的家里,怎么样?”封不觉回答道。

 

  “你是指冰箱里塞内裤的家吗?……那还是算了。”皇甫明康板着脸回答道,嘴里还吸溜着饮料。

 

  “喂!!这个你是怎么知道的啊喂!!”

 

  “有一次排本,听你发小吐槽的咯…”皇甫明康摊了摊手,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对了疯兄,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当然是一起打惊悚乐园咯。”封不觉理所应当的回答道,丝毫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对劲。

 

  “那你直接在游戏里叫我就成,何必那么麻烦。”

 

  “大文豪的时间很宝贵的。”封不觉一脸无赖,“再说你那还不是喝到了一瓶现成的饮料吗--要是你反悔回家也要把饮料吐出来啊。”

 

  “行行行。”皇甫明康笑着回答道,“大文豪,带路吧。”

 

  封不觉耸耸肩,没说什么,往旁边一侧的楼梯上走去。

 

  皇甫明康就静静地跟在他身后,没有问他家在几楼以及为什么要走楼梯。

 

  十四楼很快就到了,封不觉拿钥匙打开门,随手扔了一双拖鞋给皇甫明康。

 

  封不觉咕噜几声将剩下的饮料喝完,用一个完美的抛物线将杯子扔进垃圾桶里,一边招呼着皇甫明康:“客厅里靠右的那个游戏你可以暂时用一下。”

 

  皇甫明康虚着眼道:“明明我只是答应来和你见一面……怎么突然就到了你家里了呢……这发展有点快呢…”

 

  “少废话!!”

 

  一句说完之后就没了反应,封不觉回头一看,发现皇甫明康已经钻进了游戏舱里。

 

  “......说好的进展快呢.....”

 

  成功的登录了惊悚乐园,皇甫明康邀请他来一场1v1杀戮模式。

 

  封不觉瞪着他:“怎么,还没被我虐够吗?”

 

  皇甫明康敛起了笑容,正色道:“再打一局吧。”

 

  【让你的对手颤栗吧!让他们体会真正的恐怖!】

 

  提示音过后,皇甫明康只是向前挪动了两步。

 

  在游戏中的他,凌厉又不露锋芒,远看俨然是一副书生模样。

 

  但……长剑一出,惊天地,泣鬼神。

 

  “我们都从对方手里拿到了灵能武器,算是扯平了吧,虽然我最后我还是输给了你。”狂踪剑影笑道,眉宇中不显任何遗憾之色。

 

  “这就是宿命啊。”封不觉大笑了两声,豪气顿生。

 

  “如此甚好!”狂踪剑影一抖长剑,横跨数步,一剑刺出,气势如虹。

 

  封不觉脚下发力,暴退数步,堪堪避开了狂踪剑影的直刺,从背包里拿出Z管钳……往剑少的头上砸去……

 

  这本就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比赛。

 

  被摸透了招数的剑少,俨然没有任何可以反击的机会了。

 

  几十个回合战罢,狂踪剑影的身上已平添了几道伤口,看似伤的不重,但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反击的力量了。

 

  纵使再不甘,也无可奈何。

 

  当初和封不觉在杀戮模式中的时候,也曾有一句闽南语这么说过,如今风水轮流转,竟又回到了狂踪剑影身上。

 

  这可当真,是宿命吗。

 

  “呸……”吐掉了嘴里的血沫之后,皇甫明康笑了笑,似乎是早就料到了这个结局,“果然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啊。”

 

  “十一点了,我去烧饭,你还是下线休息一会吧。”封不觉却是出奇的没有吐槽他,只是扯开了话题。

 

  “行,麻烦你了。”

 

  在听到封不觉烧饭的中二配音之后,皇甫明康重又回到了登录空间决定在游戏舱里呆一会。

 

  “饭好了。”封不觉烧完了饭,走到舱前敲了敲舱,示意可以出来了。

 

  皇甫明康这才翻身出了游戏舱。

 

  “哎我说疯兄,你这是要把我留在这儿啊,不会晚上都不让我走吧。”皇甫明康打趣道。

 

  话虽是这么说,皇甫明康却早就料到了,他们可能会聊的挺久,吃午饭倒是必然的,这句话只是调侃一下罢了。

 

  封不觉却是愣了两秒,才认真地做出了回答:“那倒不会。其实我邀你过来,只是想问一个问题,先坐下吃饭吧,咱们边吃边聊。”

 

  皇甫明康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话使得封不觉的神色变得如此凝重,像是有什么大事,当即也就收敛了开玩笑的心思,坐在餐桌前,接过了封不觉递过来的筷子。

 

  “哎我说,你今天实在是有点反常啊。”饭吃到一半,皇甫明康突然说道。

 

  的确,今天的封不觉,变化太大了。

 

  当然皇甫明康这句话的潜台词也很明显:我知道你有事瞒着我,这事你已经瞒不住了,还是速速交代吧。

 

  “啊……果然是太明显了,我果然对这方面一点也不擅长。”封不觉有气无力地说,“我准备好的计划都被打乱了呢。”

 

  “今晚的月色真美。”随后他听到封不觉这么说。

 

   皇甫明康面无表情的吃着饭,心中暗自寻思着是不是封不觉的脑子出了什么毛病。窗外正午的阳光透进来,似乎给餐桌多添了几分色彩。

 

  “可是现在是正午。”皇甫明康顺着他意思回答道。

 

  “啊……这个我知道,但是我表达的意义都是差不多的。”封不觉故意拉长了语调,解释说,“如果你想要一个最容易理解的答案--那就是我喜欢你。”

 

  空气突然沉默了几秒,气氛显得有些尴尬。封不觉料得到是这种结局,也就没再说话。

 

  他和皇甫明康的第一次见面……再到和他的杀戮模式……他见过皇甫明康的无奈和退让,也见过他拔剑时的犀利和迅疾……有一点是没变过的,他对他,越来越喜欢了。

  思及此处,封不觉也是释然了。

 

  这该死的爱情。

 

 “所以你搞了一种特别委婉的方式来说‘我爱你’咯?”皇甫明康沉思了几秒,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嘶--如果你要这么理解,也行吧。”封不觉沉思了几秒,用一只手撑住自己的下巴,“赶紧的,让我早死早超生呗。”

 

  “哦……那很巧,”皇甫明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也喜欢你很久了。”

 

  看到封不觉没什么反应,皇甫明康解释道:“想什么呢,都是单身二十几年的老咸鱼了,喜欢个汉子有什么不对的?”

 

  “没什么~”封不觉嘿嘿笑了两声,“我只是想着咱们英雄所见略同啊。”

 

  “我头一次知道这个成语还能用在这……”皇甫明康虚着眼说道,“哦对了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啊?”

 

  “争攻受。”

  “……有道理。”

 

  于是他们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猜拳。

 

  “嚯!我可是有零时差演算的人!”

 

  “……”

  

  虽然他们最后也没分出什么攻受来。

 

--end--

 告白前卡...告白中卡...告白后也卡...

剑封很好吃的!!!

那个今晚月色真美的出自夏目漱石....

评论(7)
热度(31)
© =x=/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