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抱歉最近有些事弧。
安雷的文还在码人设当中emmm...当初一时兴起开了坑...只码了安哥和雷总的人设...npc的没考虑好还在大改 可能会拖很长时间(土下座.jpg)

取关随意啦我是条辣鸡咸鱼文手。

flag进度: 20/6

--
*时常脑回路不在线
*回复十分不明所以
【划重点】
*做事热度三分钟 码文填坑靠天命
 

《魔法师的魔法直播间(中)》


魔法师的魔法直播间
#魔法师故事,前期叙事有些唠叨,可以跳过1。
#cp双潇
#请勿上升真人,极度OOC见谅。
#头一次分123……可能会存在屎一样的分P,请见谅。
#前期虐,后期微甜(但其实不是)
#前文
#【】内表示弹幕
  3.
   九个月后,夜。

  “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水晶球请求连接的响声硬生生把韩潇吵醒了。

大晚上不让人睡觉,这个人绝对是狗吧。
  
  韩潇强忍住把水晶球砸了的冲动,还是轻锤了几下脑门,让自己的意识清醒了些,同意了水晶球的连接。
  
  是张潇。
  
  “嗨,帮主。”画面中的人笑容灿烂,向他挥了挥手。

  “哎卧槽我说谁大半夜的那么狗不让人睡觉,原来是你啊。”看到张潇的笑容,韩潇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嘿嘿,那不是为了不让别人发现嘛,我这儿太阳还没完全下去呢。”张潇回答道,随即又压低了声音,“没被发现吧?”

  “没有。”韩潇想了几秒钟,重复道,“没被发现。”
  
  韩潇没有说的是,自从张潇失踪后,村里的魔法师对他的态度逐渐不友好了。
  
  村长跟他的态度差不多是这样的:我也知道你是想出去,那你就出去吧,我也拦不住你。

  基本上和放养没什么区别了。

  韩潇这九个月来的确过的有些憋屈了。被刻意针对的感觉无论是谁都会感到有些不舒服,他也不例外。

  但是就算千夫所指那又如何,韩潇想,魔法师的生命是无穷无尽的,为了自己的理想,等上一年又无妨。

  张潇看了韩潇几秒,笑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从韩潇的神情里看出了什么有趣的东西:“那行,帮主我这儿都准备好了,出了屏障瞬移到我给你的位置就行。”

  “我要带行李过来吗?”

  “不用了。人过来就行。”

  “好,等我一会,我马上就过来。”

  “嗯,我挂掉啦。”

  “好。”

  与张潇通讯断掉之后,韩潇摸黑来到了村长的家。不得不说,晚上这么刺耳的声音都没能把他们吵醒,真是奇迹。

  韩潇将一张纸条偷偷的塞进了村长的房子缝隙里,算是简单的和村长告了个别。

  韩潇之后才踩着星光,来到了水边。

  这儿以前韩潇准备溜出去的时候,准备了一个小木筏,张潇也很好心的没有拿走这一个木筏。所以他现在能划着木筏走了。

  韩潇踏上了这个木筏,拿起了他的桨,开始朝岸边划去。

  周围一片静寂,只有船桨划水的声音和海浪波动的响声。

  今天的星空也是很美的。

  船越划越远,逐渐的,他连那个小岛,都只能看到黑漆漆的一个影子了。

  突然,韩潇感到身子一轻,整个身子都变得有些轻飘飘的。

  他已经划出了屏障了。

  韩潇却是没有着急着瞬移,他先把捆绑着木筏的绳子解开,再用尽他毕生的手速,念完了瞬移的咒语。

  失去了绳子的木筏被海浪一击,顿时四散开来,慢慢地沉入海底。

  韩潇也考虑过,如果让这只小木筏在这片海域里漂,指不定会被人发现从而牵连到小岛上的魔法师。虽然在这九个月里他们对他冷嘲热讽的,但他还是要替他们想一点。

  哎,他做不到那么自私。

  4.

  几秒钟的传送过后,韩潇来到了一扇门前,长距离的瞬移使得他的头脑有些昏昏沉沉的。

  韩潇抬起手,敲了敲门:“我能进来吗。”

  “帮主你进来吧,门没关,拉一下门把手往里推就行。”

  韩潇听了,顺势推开了门。

  房内的空间不大,推开门就是客厅,但却不见张潇的影子。

  韩潇把门合上,又将地上的鞋子换上,径直走向了那个亮着灯的房间。

  拉开房门,不出意外的,张潇就在里面,还摆弄着一个奇怪的玩意儿。

  “哟,囚大这么忙啊,都不出来接一下。”

  “哎,我本来是想等你的,突然发现自己的直播时长不够了,那我得直播啊,不然没饭吃了。”张潇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顺势拉了一张椅子给韩潇,笑着解释道,“帮主坐这儿吧。我在直播打游戏,上面都是他们给发的弹幕。”

  韩潇应了一声,坐了下来,看向那个仪器(但其实那是电脑),那上面的一条弹幕读了出来。

  【卧槽,有好看的小哥哥!!】

  韩潇笑了笑,要是让他们知道了自己的真实年龄,估计就不会这样说了吧。

  【我怎么没听囚大说今天要来小哥哥】

  【小哥哥好可爱prprpr】

  【囚徒你是狗吧卧槽连小哥哥都骗。】

  【诶今天小哥哥过来干什么 (・・)】

  张潇重新登上了游戏,一边向观众解释道:“你们可以叫他帮主,他过来看我打游戏……”

  【名字好中二2333】

  【帮主晚上好!!求联系方式!!!】

  “卧槽囚徒你是狗吧,谁过来看你打游戏了。”韩潇冲他比划了一个中指。眼睛一瞟看到了上面的最后一条弹幕,随口说道,“哎对了,我过来干嘛的来着。”

  【哇这种老夫老妻的相处方式,总感觉他们很熟的样子。】

  【囚徒果然是狗卧槽】

  【有人站囚徒x帮主吗!!!】

  【楼上带我一个!!我吃这个邪教!!】

  张潇回过头来看了一看韩潇道:“……帮主,你难道不是过来住的吗。”

  【yooooooo~】

  【同居!同居!】

  【!!!!立刻就发糖!!】

  【不是邪教!!!哇!!!两个人住一起!!】

  【啊啊啊啊啊啊激动到旋转跳跃】

  韩潇愣了两秒,才道:“住一起……?”

  “对啊。”张潇理直气壮地回答他,“房价很贵的,你以为白萝卜啊。我才来了九个月,买不起两套。”

  【囚徒臭不要脸23333】

  【囚徒为了诱拐小哥哥不择手段23333】

  【是狗是狗】

  【这句话信息量有点大,让我缓一缓……】

  【脑补1w小甜文啊啊啊啊啊怎么那么甜】

  “卧槽是狗,难怪不让我带行李,先斩后奏真是玩得越来越六了啊。”韩潇盯着囚徒看了几眼,无奈的笑了,随后把目光移开,坐起身来向门外走去。

  “诶帮主你要去干嘛。”

  “毕竟我要在这里住,总得先整理整理衣服。诶对了你把我以前那包行李扔哪儿了。”

  “沙发上。帮主你同意啦?”

  “当然啊,不就是住一个房子里嘛,两个大男人,还能有什么事。”韩潇爽朗地笑了笑,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说,“对了囚徒,你睡觉打呼噜吗。”

  “不打……”

  “那不就行了。”
  
  【卧槽!!这么甜的吗!!】

  【帮主性格炒鸡温柔的啊啊啊恋爱了恋爱了】

  【已经能看出攻受来了】

  【两个大男人,也可以搞基啊(滑稽)】

  【力挺楼上!!!被这一大口糖甜的我要下楼跑圈!!】

  等到韩潇整理好了衣服又回来的时候,张潇依旧卡在原来的关卡没过去。

  “还没过去啊--哈啊。有点困……”

  “每次使用过后都会很累的,要不你去睡会儿?”张潇斟酌着用词,尽量把有关魔法的词汇给避开。

  “跟这个没多大关系,主要是你那么晚才叫我过来……”韩潇明白张潇的意思,迷迷糊糊地答道,“我先去洗个澡……哪里洗澡来着?”

  “出房间右拐就是了。”

  “哦。”

  韩潇走之前顺手把门也合上了。

  【等等……这段话,不是我所想的那样吧?】

  【就是你想的那样2333】

  【wdm这个cp甜上天了啊啊啊啊!谁说不甜我跟他拼命!!!!】

  【总觉得他们之间关系不一般……】

  【怼怼怼我也这么觉得!!】

  张潇看了弹幕一眼,没有说话。

  韩潇洗完澡,清醒了许多,随手在自己行李中拿出一件蓝白条纹的衬衫穿上,又回到张潇直播间里,发现张潇还是卡在……那一关。

  看到韩潇回来了,张潇抬手将游戏页面关掉,伸了一个懒腰:“玩了好久了都没通关……不玩了不玩了。”

  “你的直播时长不是还不够吗……”

  “是不够。水友们你们说我们要玩些什么呢。”

  【我们!!是要和帮举一起玩吗!!!】

  【冰火小人!!】

  【特别想看冰火小人!!】

  【冰火小人赛高!!】

“那就冰火小人吧,帮主,来一起玩吗。”

-tbc-

写的越来越多了,有些超乎自己想象
本来以为上下能完结……自己给自己立了一个flag

  
  

 
评论(7)
热度(20)
© =x=/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