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抱歉最近有些事弧。
安雷的文还在码人设当中emmm...当初一时兴起开了坑...只码了安哥和雷总的人设...npc的没考虑好还在大改 可能会拖很长时间(土下座.jpg)

取关随意啦我是条辣鸡咸鱼文手。

flag进度: 20/6

--
*时常脑回路不在线
*回复十分不明所以
【划重点】
*做事热度三分钟 码文填坑靠天命
 

《魔法师的魔法直播间(上)》

魔法师的魔法直播间


#魔法师故事,前期叙事有些唠叨,可以跳过1。


#1别看了我就是随便写写水写字数


#cp双潇


#请勿上升真人,极度OOC见谅。


#头一次分123……可能会存在屎一样的分P,请见谅。


#下篇巨甜!真哒!你看标题!之后可能还会有一篇番外。

--

1.


  韩潇是一个魔法师。


  没错,就是那种能呼风唤雨的魔法师。


  魔法师一族生活在一个人类探测仪器探测不到的一个小岛,岛屿周围有薄薄的一层雾,据说是一个古老的魔法师布下的法阵。人类即使路过这片海,也不会发现它。


  这座岛屿面积不大,大都是森林。在岛屿的中央,坐落着一个小村庄,里面就住着魔法师一族。


  村庄的外头靠南一些,有一个散发着古老气息的藏书阁,倒是与略显简朴的村庄形成了对比。它里面摆满了关于魔法以及历史的藏书,年轻的小魔法师们就是在这里学会如何使用魔法的。


  但是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去翻动这些藏书了,因为现在基本上已经用不着了 。


  这事说起来就比较玄乎了。古代也是有人会术法的,只是慢慢地,随着时代的迁移、发展便失传了,倒是漂流到这里定居的魔法师们逃过了一劫,文明得以继续传承。


  然,自从人类开始发展工业革命之后,虽然技术上有了巨大的进步,但他们的身体却一日不如一日。相比之下,魔法师们比他们强多了。


  这个世界上是有因果存在的,它维持着世界的平衡,对不平衡的事物进行调节和抹杀,为了维持其所谓的“平衡”。


  而魔法师,就是在这不平衡的一列。


  就这样举个例子吧,要是一个魔法师在了人类世界,分分钟就能灭掉一个国家。


  这是不平衡的,因果开始了矫正。


  不知什么时候,过多的使用魔法会导致自身的气运降低。气运这种东西也是很玄的 大概意思就像人类所说的“蝴蝶效应”,使用过多的魔法,就像走在越来越窄独木桥上,最后迟早会因为失足而掉入水中。


  那是魔法师最黑暗的一个时期,魔法师一个接着一个离奇地死去。所有人惊慌着,害怕下一个就轮到自己。


  魔法师们的生命几乎是无穷无尽的,如果不是天灾等意外事故,他们几乎很少陨落。但相应的,他们的生育能力很差,十几年都未必有一个子嗣,这样的恶性循环,魔法师便变得越来越少了。


  他们后来才恍然大悟。用魔法与世隔绝,又让魔法师们尽量不要使用魔法。这才抵消了因果,魔法师一族得以继续繁衍。


2.


  絮絮叨叨地说完了魔法师的近代史,请允许我用一句话把话题扯回来。


  韩潇想要到人类世界逛一逛。


  他在藏书阁里,翻到了一些零零散散的关于外界的描述,虽然只有一点,但也足够勾起他对外界的好奇了。


  魔法师不能用魔法,那还叫什么魔法师。跟种田的差不多。


  就算再危险,他也要去看看。


  不过这在别的魔法师眼里简直跟自杀没什么两样。


  魔法师与人类的语言相通,但这不意味着就能和人类和平相处。人类是排外的。要想不使用魔法融入到人类世界,简直是天方夜谭,而使用魔法则意味着透支自己的生命。


  魔法师禁止外出,本来经过一场浩劫之后魔法师的数量就所剩无几,现在还要有人外出“自杀”,傻子才会同意吧。


  韩潇才不管别人的看法如何。他在某些地方固执得要命,无论谁劝也没有用。他本来想自己悄悄地收拾行李,在某一天乘船溜走的,可是在临行前的三天,他的行李突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一张小纸条。


  --那么早就想溜?你身子板那么弱小,自己一个人出去哪行啊,万一出了事怎么办,总得让我帮你探探路吧。到时候我们水晶球联系。


  --张潇。


  这果然是狗吧。


  哎大哥,你拿着我的行李出去旅游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张潇这个人,也是个魔法师,和韩潇同年出生。具体也不用过多介绍了,单用“狗”字形容他足矣。


  韩潇看完,却生不起任何恼怒的意思。你说张潇这个人,说他好吧,他拿走了自己的行李跑路,还留下了这样一张纸条,但又说他不好吧,他竟然只是为了阻止自己而一个人跑到那么危险的地方。


  最后也只能长叹一声。


  韩潇从怀里拿出水晶球,手指在水晶球上一抹,几秒后,张潇的面容出现在了水晶球上,但是从他身后的背景可以看出来,他还在水上漂着呢。


  两个人沉默了两秒,见气氛有些尴尬,张潇先开口了。


  “嘿,帮主。”


  “哎囚徒你是狗吧,直接拿着我的行李就跑了,连一声招呼都不打。”


  “我还不知道你吗,要是跟你打招呼,你肯定不同意。在发现你收拾行李的时候,我就开始想了。想了半天。劝是劝不动你的,要是和你一块儿去又怕你又趁我不注意哪一天偷偷溜了……你的脾气就这样儿。”说到这儿,张潇笑了笑,“我栽树,你乘凉,多大的便宜都给你占了。”


  韩潇沉默了两秒,才道,“囚大这一招先斩后奏还是玩的好啊,我想找你算账也没法找。”


  现在,就算是他短时间是出不去了,他整理的行李都被张潇拿走了,就算是整理也要一些时间。如果真要等他,没个一年半载也是不可能的。


  “嘿嘿过奖。”张潇笑眯眯的。


  忽的,张潇的眼睛一凝,将他的水晶球转了一些角度。韩潇望去,原来是一片若隐若现的陆地。


  “到了,你看前面就是陆地。”

  

“嗯……看见了。”韩潇在想别的事情,随口答道。


  “那这样吧帮主,要是我没一年联系你,你再自己偷偷溜出来。”

  

“知道了。注意点安全。哎怎么像老妈嘱咐儿子一样。”


  “那行,帮主,我先关掉通讯了。”


  “行。”


  水晶球随之一暗。


--tbc--

 
评论(1)
热度(15)
© =x=/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