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最近有些事弧。安雷的文打算先存着,整理一下然后暑假重新放,大概可能会一章半个副本这样 多一些翻着容易√

flag进度: 20/6

--
*时常脑回路不在线
*回复十分不明所以
【划重点】

惊悚本命。
现在沉迷于剑封。
缩在剑封坑里瑟瑟发抖。
更新随缘。
一条咸鱼。
没有文笔。
27 4

惊悚乐园·狼人杀(4)

久违的4......

然后你们可以看到六号玩家要犯蠢了【一点原因都没有的犯蠢好不好】.......犯蠢的话我就可以快点结束这种写发言的局了(好懒而且还写不好)

剧情越写越蠢了......

只有一点点....

(3)在这里。

如果这都可以接受的话那就go~

发言轻喷......会尽力改的。

---------------------------------------------

【六号玩家请发言。】

“六号玩家是张神牌,我还是认七号的逻辑的,听七号的发言,七号应该是张好人牌。但是三号的发言实在是太差劲,我现在不知道要相信谁,反正这轮出不到八号对吧,我应该还能再听一下发言。就这样吧,过了。”

三号玩家看到总算有两个人为她撑腰,脸色也是好看了不少。

【五号玩家请发言。】

迹部看到轮到了自己,叹了一口气,说道:“首先,这轮应该不是这两个预言家的轮次,理论上来说应该要再听一轮验人,可是两个预言家都验出来的金水,这轮发言听不出什么,我应该是弃票的,但是这两个预言家我还是觉得四号的预言家面比较大,七号我认你是张好人牌,那我认你站错边了。如果你们真要投,我建议出3,过。”

【四号玩家请发言。】

“四号玩家发言。”鸿鹄答道,“全场没有人和七号对跳女巫,那么七号就是真女巫,那我就不用去验了。首先我跟七号对一下话,三号是一张非神即狼的牌。他给警下后置位发了一张金水,是一张退不下去水的牌,在我看清我自己底牌的情况下,三号必然是张和我悍跳的狼牌,今晚我会去摸在二号到九号里面随便摸一个......下一局八号你好好发言,如果发言不好就出八号,守卫今晚守我,早上出3,再说说三号的发言真的很差,场上两个神站三号的边,我也聊不动你们。如果这样都能出掉我的话,那我也没话说了,这是个靠发言的游戏,守卫今晚守我,不出意外的话我还能验两轮人,今天出掉3这匹焊跳狼,过了。”

【发言完毕。】

【警长请归票。】

“警长归票三号。”鸿鹄说。

【三、二、一。】

【一号、五号、六号弃票。】

【三号、七号投给四号。】

【其余玩家投给三号。】

【三号玩家出局。】

封不觉、鸿鹄、天马行空和迹部的眼神同时看向三号,如果能弄明白这个游戏的淘汰方式,那么隐藏任务应该是有着落了。

【三号玩家请留遗言。】

三号玩家张口说了什么,看上去十分气愤的样子。但是周围人都没有听见。

渐渐地,三号玩家就“消失”了,化作数据流消失在殿堂中。

【天黑了。】

【守卫请睁眼。】

【守卫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

周遭的黑暗散去。还没等封不觉适应眼前的光线,鸿鹄便道:“看来这个被淘汰还不立即死亡,像是被传送到了一个地方,不出意外的话就是CG中茂密的丛林了。”

迹部也道:“看来是的,我们现在只能先走刀神路线了,现在的两个明神都是铁站边三号,他们很大的可能会带走我或者鸿鹄。”

“是啊。”封不觉说道,“只能先走刀神路线了,到时候再忽悠一下平民。最好是刀六号,六号不是猎人都是守卫,今天早上他弃票了,不知道是不是被你们的发言所打动。女巫今晚必撒毒,我们先不管,要是撒了你们两个中的一个,我们也能知道你们化作数据流的时候到底死没死了,这样隐藏任务也有了着落。”

“那我是唯一一个没被暴露的了?”天马行空问道,“我还是需要继续划水吗?”

“当然需要。”鸿鹄说道,“今天我有很大的可能性被女巫毒,果然跳预言家不管是真是假两个都得死啊......但是从今天的发言来看,说自己是村民的那些人语气也是挺诚恳的,明晚十一号和一号里选刀一个,应该就是剩下一个神了。今晚就刀六号。六号不是猎人就是守卫。”

“这局真难打啊。”封不觉说道:“两个明神铁站边三号,三号开局也查到个强神。小马哥你身份藏好,迹部你可以看情况跳个神。”

天马行空点头道:“我尽力,这个游戏真的超级烧脑啊!正义的英雄又怎么能欺骗别人啊!”

“英雄,我看你没有欺骗别人吧,只是全程在划水而已......”封不觉吐槽道。

【狼人请杀人。】

众人比了六号。

【确定要杀他吗?】

众人比出了大拇指。

【狼人请闭眼。】

熟悉的黑暗涌来。

【女巫请睁眼。】

七号只感到周围的黑暗散去,他又能看到周围的一切了。

他脸上露出了几分绝望的神色,转而变成了几丝疯狂:“死了一个神,那么狼人必定要是走刀神路线的了,我和六号场上两个明神,肯定是要死的了。早知道三号的发言这么差,就不一时冲动跳出来了......不行,我一定要拉一个人陪葬......就四号了.......”

【你有一瓶毒药,确定要使用吗?】

“使用。”七号抢先说道:“毒死四号。”

【女巫请闭眼。】

因为预言家死了,也不用走这种无聊的流程了。

【猎人请睁眼。】

【猎人请闭眼。】

【天亮了。】

【昨天死亡的是四号和六号玩家。】

【没有遗言。】

【六号可以发动技能。】

“六号发动技能,带走......谁呢,带走十一号吧。”六号发现自己死了一脸不可思议,但是不开枪又太可惜了,总归要拉个人垫背吧,他环顾四周,看到十一号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似乎是惊讶他可以发动技能。他昨天是站边三号打的,可是......这是个听逻辑的游戏没有错......所以他选择了弃票。

其实他应该不开枪的,但是在知道了自己的“死讯”后,脑海了就变成了一片空白,昨晚的思路崩溃了,只想着要拉个人垫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

十一号的神情僵住了,似乎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带走他。但这在六号眼中就像是自己蒙对了一样。

【四号玩家请移交警徽。】

鸿鹄的眼神显得十分平静,丝毫不像是马上要“死亡”的样子。本来,一次团队模式中的死亡也没什么可怕的,早在他跳预言家的时候他就料到自己会死了,更何况,这很大可能不会死亡。他先试了一下自己能不能走动,果然不可以。他说道:“警徽交给十二号。”说完这句后,他就不能说话了。果然如此,他想。这时候,他竟然露出了一个笑容,弧度很小、很正常的一个笑容,小到基本让人看不见,不带一丝疯狂,倒是与六号疯狂的表情不同。他逐渐地和六号、十一号消失在殿堂中。

【警长请选择警左或警右发言。】

天马行空刚刚在看队友栏看鸿鹄死了没有,结果是没有,鸿鹄的状态仍是在生存中。听到这句话以后愣了一下:“警右发言。”

【十号玩家请发言。】

“十号发言。”十号一脸随意地说道,“十号在这里先不谈什么逻辑,只说场外的信息,四号的神情也是令人搞不明白。六号的神情已经疯狂了你们看见没,估计是放弃胜利了,赢不了了,带走十一号真的是蠢到至极的做法。之所以带走十一号,看来只是想找个人垫背,神的心态已经崩掉了......那我们还玩什么呀,哎...过了。”

【九号玩家发言。】

“九号玩家发言。”九号玩家说道,“没什么好发言的啊,我认四号预言家,四号说听八号发言,我就听八号发言再做判断吧。过。”

【八号玩家请发言。】

封不觉用一只手敲着桌子道,“八号玩家请发言。首先,昨天晚上四号肯定是被毒死的,六号是被刀的,因为猎人被毒死是不能开枪的。那么...七号你毒四号干什么?平衡局势是吗......四号将警徽给了十二号,那么他昨晚肯定是验到了查杀,本来狼的发言都在划水,本就不好找。被女巫这一瓶毒搞下来真的是越来越乱了。”他对七号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是被吓疯了对吧~可以理解,无论怎么样都活不下来,所以要找个人给你垫背是么?”随即他又看向了九号和十号,“你们发言太划水我也看不出来,但是我觉得你们两个之间必有一到两狼,至于哪个狼面更大一些,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我呢,就是一个认真分析的平民,我听警长归票。”

--tbc--

评论(4)
热度(27)
© =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