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抱歉最近有些事弧。
安雷的文还在码人设当中emmm...当初一时兴起开了坑...只码了安哥和雷总的人设...npc的没考虑好还在大改 可能会拖很长时间(土下座.jpg)

取关随意啦我是条辣鸡咸鱼文手。

flag进度: 20/6

--
*时常脑回路不在线
*回复十分不明所以
【划重点】
*做事热度三分钟 码文填坑靠天命
 

《惊悚乐园·狼人杀(3)》

现在是极致ooc时刻......

(2)2在这里(`・ω・´)

一点逻辑都没有的狼人杀...接触狼人杀的时间不长...

全是发言...感觉要写不下去了

-----------------------------------------------

最后一句天亮了大家都听到了。十二人的双眼逐渐恢复了视力,睁眼一看竟是一个人也没有缺。

小马哥自刀成功了?

迹部刚想问鸿鹄,结果张口却说不出话来。

四周的人似乎都想说话,但是都说不出口,好像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制止了他们。

鸿鹄似乎知道了迹部想说什么,摇了摇头,表示并不一定。

【好了各位,现在开始警上竞选环节。】

【要上警的玩家请举手。】

【三号、四号、六号、八号共四名玩家上警。】

【八号玩家先发言。】

封不觉想了一会,把推敲了一个晚上的发言说了出来:“八号发言,八号是一个预言家,昨天晚上查的六号,六号玩家是我的查杀。警徽流就先不立了,我和你们都不认识,到时候看你们的发言再说。第一个发言,没什么好说的,过了。”

【三号玩家发言。】

三号盯着觉哥道:“三。二。一。八号你退不退水。三号玩家是一个真预言家,昨天晚上查的七号,七号是我的金水,八号你和我对跳预言家,在我知道我是预言家的情况下,在我倒数了三秒之后没有退水,不可能是个炸身份的平民,就是狼。警徽流先不留,先让我拿到警徽。后面再看你们的发言。就这样,过。”

三号的发言语速较快,神色也有些慌乱,发言总体来说还有些点没有讲,对于新手来说这个挺正常的。同时也是证实了这个世界里的人基本没有接触过狼人杀的设定。

看到觉哥跳预言家的时候,三号就已经慌了,她可不会忘记那本薄薄的小册子里写的。如果有两个预言家对跳,要么全留,要么全出。那么从拿到预言家的牌的时候三号应该就要做好准备,应该稳定好自己的心态才是。只不过三号的反射弧有些长,现在才反应过来,无论是怎么样,狼人肯定是不会留她这个预言家了。所以她这轮的上警发言有些慌张,反而降低了一点可信度。

废话,三号自认为她可不是那种语文书中舍己为人的那种人,她在意的只是自己能不能活下去罢了,但是这个预言家......她起跳的时候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要是起跳之前她能想到的话,可能就不起跳了。

封不觉是何人也,面对一个小姑娘的注视简直是小菜一碟,脸色都没有改变,泰然自若的回瞪回去。反倒是三号,收回了目光,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害羞吧。

【四号玩家请发言。】

“四号玩家发言。”鸿鹄推了一下眼镜,说道,“四号是预言家,昨天晚上查的十二号,十二号是我的金水。先定一下警徽流,先6,到时候再看6发言。六号是八号的查杀,我也不知道他的身份做不做好。后面我看发言再定,八号三号两个人的发言,都是跟我对跳预言家,八号发了警上后置位一张查杀,我不知道你身份,到底是不是炸身份还是狼,我不知道。我劝你是个好人就退水,别在这里刚了。今天也出不到你头上。至于三号,她发了警下一张金水牌,那就是退不下去水的了,那他大概率就是一张和我悍跳的狼牌。今天全票出三,守卫今晚守我,我今晚应该是死不掉的。过了。”

因为有一晚上的思索,再加上前面的三号发言实在是有点差......从语气神态上面也能明显的比较出差别。鸿鹄的发言从普通视角上看是要比三号好得多了,而且发言也是比较完整。在瞎子视角下,的确是可信度更高一些。

【六号玩家请发言。】

六号的神情稍稍有些迟疑,不知道在犹豫什么:“六号玩家发言。六号玩家是张好人牌,开始的时候八号玩家查杀我的时候我是直接将他标狼的,因为我看清自己底牌是好人牌。既然说四号说了他有可能在炸身份,我也不清楚了......那本游戏说明书里面我也没太仔细看......如果你们分不清谁是真的预言家,就把警徽给我吧。过了。”

封不觉慢慢说道:“退水。”

【发言完毕。】

【三号、四号、六号人在警上。】

【没有上警的玩家请投票。】

【三、二、一】

【五号弃票。】

【七号投给三号。】

【十一号投给六号。】

【其余玩家投给四号。】

【四号玩家当选警长,拥有1.5票归票权。】

【昨天晚上是--平安夜。】

(原来平安夜是要这时才说的吗......【迹部内心ps】)

【警长请选择警左或警右发言。】

“警右发言。”鸿鹄说道。

【三号玩家请发言。】

三号玩家看到自己要完蛋,自己上警的发言可不是一般的糟糕,在这样下去她马上就要被票出局了。被票死可是要消失不见的,历来参加“狼人杀”的人,回来的只有四五个罢了,这样的话票死在她的眼里,基本上就和死亡无异了。在这种心理压迫下再冷静的正常的内心也会有一丝波动。更何况三号这种玩家。

三号真的想大吼,在她一个吃信息的人来看,场上局势无疑是十分明朗的,四号一头狼,八号大概率一头狼,这场游戏只要好人信自己,盘一盘狼坑,那么大概率就赢了,就能回到自己的家。可是空气中的异香使得她又莫名平静下来。安抚着她。似乎冥冥之中有股意识在对她说:“要用道理说服场上的所有玩家,现在是你的轮次,不用慌......”

三号深吸了一口气,竟然没有去反驳这个声音,她似乎也没想去反驳。

三号深吸了一口气,语速很快的说:“首先,我三号是个真预言家,如果我死了,那么好人就崩盘了,你们都活不了,七号是我的金水,他在选票上投了我,这难道还证明不了我是个预言家吗?按照我的说法,八号极大可能性是狼人,给四号做身份的。四号退不下去水的肯定是狼人,六号我看他这种发言,是好人的可能性大一些。现在四号是狼警长,狼人多了0.5票的优势。我建议这局撕警徽,出掉4,守卫守我。我们还有挽回的机会。你们自己判断吧......三号这里也没有狼团队,只有七号我的金水把票头给了我,难不成你还要盘我的狼队友全在倒勾这个逻辑?完全不可能的。”

【二号玩家请发言。】

二号随即说道:“二号是一个普通小村民,第一次来‘狼人杀’这个游戏,按照旁观者的角度来说,我还是更信四号一点的,因为他的逻辑要比三号饱满,但是我不想背锅,等会就听听四号和八号的发言吧,过了。”

【一号玩家请发言。】

一号玩家长叹一口气:“压力好大,不过我对狼人杀一窍不通,到时候看你们的发言吧,我觉得哪个有道理就归哪一个。过了”

【十二号玩家请发言。】

天马行空愣了一下,说道:“十二号也跟一号一样,也是一窍不通,不过我觉得是不是三号的语速太快了些啊,感觉已经很着急的样子,我不知道投谁啊,三号这轮发言也有一点道理,不知道投谁,我也分析不清楚逻辑。虽然听不懂四号发言但还是感觉很厉害的样子。那我这轮大概率弃票,再听听四号发言吧。过了。”

经过半个小时的提高,天马行空虽然还是有些懵懂,但也能支撑的起这一轮的划水发言了。

天马行空难得正经了一回,昨天晚上平安夜,那他就是被女巫救的一张牌,四号八号在晚上吃信息的神牌看来,已经十分明显了,那么自己就是唯一一张身份在女巫眼中身份相对做好的一张牌,那么他只需要认真的划划水,打打倒勾就好了。

【十一号玩家请发言。】

“我不背锅。”十一号玩家说道,“我投六号当警长的原因啊......就是不想背锅,既然我看不清四号和三号到底哪个是真的预言家,就给六号看一看票型......我也等八号和四号的发言,另外我也觉得三号的发言一点逻辑也没有,毕竟金水的几率还是很大的,别的我就不想说了,交给你们这些强神来办吧。过。”

【十号玩家请发言。】

“十号小村民啊,没什么好发言的,总体来说凭感觉支撑四号,过了。”

【九号玩家请发言。】

“九号玩家村民。也觉得四号说的有道理,既然你们这么想听八号发言,我就说的简单一些,过。”

十号和九号可以说是完全划水的一张牌,说了跟没说似的。

【八号玩家请发言。】

“哟,都这么盼望着我发言呢。”封不觉顺势说道,神色平静,“首先,我上警跳预言家,一开始本来想后置位发言当个小村民来给大家理一理局势,没想到是第一个发言,说自己是村民估计也没人信,就想着跳个预言家炸一炸身份,我摸牌的时候就觉得六号有身份他太激动,所以炸一炸他,在三号那一块不退水是有原因的,还没轮到六号发言,我没听到他发言,自然不可能怂下去退水,万一真被我抓到一匹狼呢。相比起来,四号玩家是可以当成一个预言家的。总体来说,四号的逻辑要比三号饱满。我的心路历程我也说的很清楚了,那三号这轮要出我,八号一张平民牌,既然你三号要出我,那我只能站边4号,把四号当做真预言家来打了,这轮我挂票三号,那这一局守卫守4,今天全票出3应该是没有什么矛盾的。

说完,给鸿鹄递了一个眼神【我只能帮到这里了】。

觉哥不是神,他也只玩过两三局狼人杀,他只是比较擅长说谎罢了,这套说辞还是有些照搬那本本子上的。不过他的发言语气也很平静,语速也中等,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也是令在场好人多相信了几分。

觉哥深知什么时候该干什么,既然要拿到这次的奖励两张拼图牌,使狼人胜利。那么自己作为一个打煽动的一只狼,第一天的发言应该是十分重要的,所以他一本正经地发完了言,要是按照往常,他早就开嘲讽贴脸了。

【七号玩家请发言。】

“七号是女巫。”七号玩家说道,“因为三号给我发了一个金水。从这点上来看,我觉得三号是真预言家,毕竟我知道我的底牌是女巫。你们可能都站错队了。我这么早跳出来是因为我昨天已经用掉了一瓶解药,十二号是我的银水,那我暂且认十二号是好人身份,但从他身上看不出什么信息,是一张不敢接金水的牌。我还有一瓶毒药,今晚我肯定是要毒人的。其实八号的发言是有漏洞的,既然你是一个好身份,警上直接表清楚水就是了,何必担心预言家查你对吧,最差也是查到一个金水,你还能帮好人带队呢。那么你肯定是一个有身份,很大可能性是头狼。的确,三号的发言是不过关的,但她根本就没有团队,警下我听完一圈发言,没有一个站边三号的,难道狼同伴集体倒勾,不要这个悍跳狼了?这碗金水我就喝下了。八号就是一张搅屎棍牌……哦不是冲锋狼牌。这一轮我会投四号,四号就是一匹悍跳的狼牌。如果你们这轮出三号,那我晚上就毒四号,两个预言家总不能留一个,这轮守卫看着情况守吧,三号如果今天出局,那就守我吧......现在好人落后,明天再看着吧,那我可能会出8。这里七号真女巫,好人跟着我走,我也恳请九号到二号好好聊天,目前我们盘出来两只狼,还有两只狼,那你们中间必出一狼,我会按照你们的发言来决定投谁。过。”

--tbc--

评论(18)
热度(27)
© =x=/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