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最近有些事弧。安雷的文打算先存着,整理一下然后暑假重新放,大概可能会一章半个副本这样 多一些翻着容易√

flag进度: 20/6

--
*时常脑回路不在线
*回复十分不明所以
【划重点】

惊悚本命。
现在沉迷于剑封。
缩在剑封坑里瑟瑟发抖。
更新随缘。
一条咸鱼。
没有文笔。
30 5

惊悚乐园·狼人杀(2)

是上一次惊悚狼人杀的后续

(1)在这里

桌子桌面有参考ヽ( ̄▽ ̄)ノ

然而发言并没有想好......

我的狼人杀一点逻辑也没有.....

我竟然在日更真可怕

------------------------------------

听到隐藏任务时封不觉有些惊讶,就像他之前说的,一局游戏下来四狼俱在的可能性很小,那么这个隐藏任务是怎么回事?

这个桌子就像一个钟,上面标有不知道用什么东西刻上去一到十二的希腊数字顺时针排列,每一个区域像是经过精确测量的一样,丝毫不差。就像用刀将这个桌子平整地分成十二份。每一块区域的两边略微有一点突起,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周围弥漫的淡淡的香气,不知道是用什么制成的。这股香气竟使人提神醒脑,使得整个人都有精神了许多。

封不觉低头看了一看自己的号码,八号。桌子上有一本薄薄的本子,还有一张身份牌,那本本子看来就是游戏说明书了。至于身份牌......封不觉翻开来看了一下,果然是狼人。

他又转头看向了四周,看到了他的同伴们:四号【鸿鹄】、十二号【天马行空】、五号【迹部少爷】。其他八人六男两女,似乎互相都不认识。

封不觉用手指了一下自己的身份牌,其他三人会意,翻开了身份牌,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那看来是他们没有错了。

四周的人们也在四周看,似乎是在封不觉他们进来的时候一起进来的,眼神中带着一丝迷茫。

看来是游戏正式开始了,封不觉与鸿鹄交换了一个眼神。

“现在放在你们相应号码上面的就是游戏说明书,你们有半小时的时间去阅读。”

“相信你们现在也知道你们来到了哪里吧,欢迎来到三年一度的‘狼人杀’盛会。”

“喂喂,连名字都没有改啊,态度好敷衍啊。”封不觉内心吐槽道。

“剩下来的半小时,好好看看发下来的说明书吧,别到时后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哈哈哈哈哈!”

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声音,在结束了一串反派的笑声后,便消失了。

封不觉和鸿鹄用眼神向迹部和小马哥示意不要说话,保持安静,好好看说明书。

殿堂里瞬间热闹起来了,叽叽喳喳的吵闹声不断,似乎都是想吐槽一下自己糟糕的运气。毕竟万千人中唯独自己被选中的,百万分之一的可能,都能去买彩票了。

“鸿鹄啊,为什么我们不要说话啊。”迹部悄悄地问旁边的鸿鹄。

“免得引起怀疑,万一被预言家留意就不好了,他们第一晚上查人都是看感觉来的,没有依据。还是要小心一点。”鸿鹄回道。

迹部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封不觉看着手上的说明书,还好,还是狼人杀的规则,并没有太大的变化。除此之外变化只是不用打手势可以直接说话刀人了,因为系统能封印人的听觉、视觉和触觉。这只是个普通的剧本,系统没有改变规则甚至还将规则变得简单了一些也还在情理之中。要是换做噩梦的,这还难说。

这本子还真是详细啊,密密麻麻的字体,连一些基础的,一般人都知道的也写上了,还有一些关于划水发言、分析发言的技巧也都密密麻麻地都写在了纸上。简直算的上是速成班。看来这个世界里的人应该是不接触狼人杀的。

天马行空似乎有很多话想说,他是一个外向的人,要把话都憋在嘴里不太正常。封不觉做了一个无所谓的表情。大概意思可能是随他便吧。

三十分钟不长也不短,对于思考规则的人来说算得上是转瞬即逝。

“好的那么半小时已经结束。天黑了。”

十二个人只感到眼前一片昏暗,眼睛竟是睁不开了。封不觉试着想说几句话,也是说不出来,看来是要轮到相应的轮次才允许吧。

【预言家请睁眼。】

三号周围的黑暗散去。是一个柔弱的女生。她的眼神里带着几丝迷茫。虽然说她也十分仔细地看了游戏说明,但是有些地方,光是看游戏说明是看不懂的。

【预言家请验人。】

几号?三号随手比了一个七,这是她的幸运数字,但愿能保佑自己赢过这一局,让自己安全的回到家吧。她想。

【七号是好人。】

没想到随手一比是好人虽然不是狼人,但也不差。三号这样想。

【预言家请闭眼。】

【守卫请睁眼。】

【守卫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

第三个轮次便是狼人的。眼前昏暗顺势散去,不出意料,封不觉看到了自己的三个队友。

“那么我们该刀谁呢。”迹部问道。

“如果不出意料的话是不是就是我了啊。”天马行空用手指着自己吐槽道。

“疯兄在其他人看说明书的时候有观察到什么吗?”鸿鹄顺势问道,“如果他们的第一反应不是假的话,那这游戏不是一般的简单啊。”

“看了。”封不觉虚着眼回答,“确实是很简单,有些人的眉宇里真的是掩盖不住的兴奋。一看就是有身份的人。”

“那我们,还是刀小马哥吗?”迹部问道。

鸿鹄推了一下眼镜:“当然,这样最稳妥了,谁知道人的第一反应怎么样,也许有人拿了村民也兴奋呢。一局狼人杀不可能这么容易,里面至少也要有一两个高配在里面,就算是普通副本。”

“没什么意见,我也是这么想的。”封不觉接道,“明天早上谁跳预言家,你来吧?我补个位?”

“我来吧。”鸿鹄回答道,“你这样子妥妥的会被归到混乱邪恶里面去吧。”

封不觉比了一个“OK”的手势表示了解,但嘴里却是:“我知道你这是嫉妒,雨龙。”

“鸿鹄嫉妒你什么玩意啊!当着守序善良不好吗?!”迹部吼道。

天马行空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顺便将话题扯了回来:“希望女巫来救我吧,不然就少一狼了。”

“愿主与你同在。biubiu~”封不觉双手十字交叉做十字架,但是怎么看都像是奥特曼在放射线。

“这他‘哔--’是什么玩意啊喂!”

【狼人请杀人。】

封不觉、鸿鹄、迹部、天马行空用手比出了五号的手势。只是小马哥的脸色有些不自然。

【确定要杀他吗。】

众人比出了大拇指。

【狼人请闭眼。】

周围又恢复了黑暗,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女巫请睁眼。】

七号周围的黑暗散去。七号是一个瘦瘦弱弱的男生,他拿到牌的时候虽然很惊喜,但也没有过多的流露出来,因为他是一个内向的人,不像有些半小时就能交到朋友的人,甚至没和周围的人聊天。

【昨晚死亡的是十二号。】

【你有一瓶解药,要使用吗?】

七号是这群人里最特别的一个,他的父亲,是一局狼人杀的幸存者,所以他也有些了解这个狼人杀的规则。当别人都在看说明书的时候,他也在观察别人。

不能玩砸这场女巫,不然自己可就要真死了。七号心想,竟然还觉得有几分激动。虽然他很努力的去看了四周的人,但很可惜他也不是心理学专业,只能看出两三个人的神色过于激动,不知道是抽到了狼人还是神。

十二号......七号沉吟了一下,就是那个浓眉大眼一脸正气的家伙?

第一晚没什么逻辑,一般都是要救人的,特别像自己这种不会玩的女巫,万一没救一个强神之类导致崩盘,他可不背锅。想到这儿,七号便定下心来。

“使用。”七号顺势比了一个大拇指朝上的手势。

【女巫请闭眼。】

因为周围人听不到,所以也不会走那些无所谓的流程了。这一点倒是蛮省时间的。

【猎人请睁眼。】

【猎人请闭眼。】

【天亮了。】

--tbc--

评论(5)
热度(30)
© =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