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抱歉最近有些事弧。
安雷的文还在码人设当中emmm...当初一时兴起开了坑...只码了安哥和雷总的人设...npc的没考虑好还在大改 可能会拖很长时间(土下座.jpg)

取关随意啦我是条辣鸡咸鱼文手。

flag进度: 20/6

--
*时常脑回路不在线
*回复十分不明所以
【划重点】
*做事热度三分钟 码文填坑靠天命
 

《惊悚乐园·狼人杀篇(1)》

惊悚乐园副本形式

狼人杀副本

觉哥没有把握写必然欧欧吸【你可以看到正经的觉哥】【和不吐槽觉哥的鸿鹄】

可以接受的话就进入【毫无逻辑的狼人杀副本】

另外私设觉哥和鸿鹄都玩过几局狼人杀,略微有些水平...【不是大神级别的】【这样比较适合我这种基本上对狼人杀一窍不同的设定】

------------------------------------------------------------------

【疯不觉,等级50。】

【请选择你要加入的游戏模式。】

【您选择的是团队生存模式(普通),请确认。】

【已确认,团队人数随机值已产生:四人。】

【您已进入队列,正在搜索其他已经就绪的个人或队伍。】

【匹配完成,正在协调神经连接,剧本生成中......。】

【载入开始,请稍等。】

“欢迎来到惊悚乐园。”一个甜美的女性声线将这句话讲了出来。

封不觉的周遭闪过一串没头没尾的剪辑,十分模糊。有昏暗的殿堂,茂密过头的丛林,还有躺在地上的.....尸体。

【载入已完成,当前您正在进行的是团队生存模式(普通)。】

【本模式提供剧情简介,并有几率出现支线/隐藏任务及特殊世界观。】

【剧本通关奖励:拼图牌×2】

【即将播放剧情简介,播放完成后游戏将即刻开始。】

【您的相貌在NPC中已做调整。】

下一秒,CG顺势插入,封不觉眼前的景色,顺势变得明朗起来,是剪辑中转瞬即逝的殿堂。

【这里是一个神奇的大陆。】

【这里每隔三年,都会被迫举办一个盛会】

【每到这个时候,十二个人会被随机强制传送到一个昏暗的殿堂中,抽取属于神、狼或是村民的卡牌,展开智慧的角逐。】

“等等,这不会是狼人杀的游戏模版吧。”听到这里封不觉内心感到一丝不妙,如果按照这样的剧情,他们团队里的四个人应该都同一阵营才对,大概率就是人类了。但是以自己的运气,绝对是第一晚被首刀,早上被集火,即使是好人,是要被猎人死后带走,女巫晚上开毒的首要对象。

事实又一次打了觉哥的脸,如果按照狼人杀的模版来说,他们并不是什么村民,而是......狼人。

【神和人类分为一个阵营,而狼人独自为一个阵营。】

【狼人每晚可以举票杀一人,人类晚上什么也不能干。】

【白天所有的玩家可以举票票杀一人。】

【神共分为四种,预言家,猎人,女巫以及守卫。】

【预言家每晚能查验一人,猎人死后能带走一名玩家,但被女巫毒死不能开枪。】

【女巫有一瓶解药和一瓶毒药,解药救人,毒药杀人,一晚上只能用一瓶药,且只有第一晚能自救。】

【守卫每晚能守卫一个人,连续两天不能守同一个人。】

【而你们,必须掩藏自己的身份,帮助自己所在的阵营,获得胜利。】

【而胜利的条件是......杀掉除自己阵营外的所有人。】

【现在......请翻开你的身份牌吧。】

CG结束,封不觉便出现在了殿堂中。

“这CG还真的够长啊。”封不觉吐槽道,“看来是一个解密副本,不过是普通的话应该没什么太大的难度,姑且还是先看看队友吧,身份牌应该也在任务栏里面。”

【这是你的身份牌,要将它翻开吗?】

    【是】           【否】

刚一打开状态栏,一个巨大的卡片便出现了,系统还给出了提示。不过连给封不觉看队友的时间都没有,想必是要把这个选择做完才让看队友栏。

“嚯,给人看队友的时间都没有啊,还有这个‘否’是什么意思啊,必死flag吗?”觉哥一边说着,一边点击了“是”。虽然他也挺好奇那个否是干什么用的,但是还没有到这么作死的地步。

【您的身份是......狼人,请好好掩藏自己的身份,帮助你的阵营获得胜利。】

随即,那张身份牌便化作尘土,状态栏上多了狼人两字。

然后觉哥看到了他的队友.......都是老熟人:【天马行空】【迹部少爷】【鸿鹄】

“还好还好,还有一个鸿鹄,还不算是我单刷。”封不觉看到这个名单以后真的是蛋疼无比,先不说迹部这个头脑略简单的家伙,还有天马行空,感觉分分钟卖队友的节奏。直接把他们两个卖了都比留在场上聊的要好。

几秒钟后,迹部,鸿鹄和天马行空也出现在了这个殿堂。

“先看看你们的身份牌吧,既然是团队生存模式,那我们的阵营应该都是一样的,毕竟队友不能互相伤害。”封不觉说道。

“我感觉这个阵营很适合疯兄你啊。”鸿鹄看完身份牌以后吐槽道,“果然跟疯兄一起排剧本阵营都被分配到了混沌黑暗的阵营呢。”

“我被分配到混沌黑暗阵营还是头一次。”天马行空看完身份牌之后一脸颓废。

“这是个狼人杀的剧本吧,你们有玩过吗,我反正也才没玩几局,别指望着我,我只知道几个术语。”无视掉迹部看完身份牌以后绝望的眼神,鸿鹄把话题拉回了正轨。

“玩过一会,算入门吧。”迹部答道,“而且游戏规则CG里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应该不要担心什么。”

“我虽然没玩过多久,但是我锐利的眼神可以看透人心啊~”封不觉笑道,“另外也可别太指望我,我也就只看过百度百科而已。”

“没玩过,太烧脑了。”天马行空耿直地回答道。

封不觉顺势吐槽道:“我们干脆第一晚让小马哥自刀好了。”

鸿鹄接道:“好主意。”

而迹部和天马行空脸上写满了问号,一脸的不明觉厉。

“果然你们两个一点都不靠谱。”鸿鹄推了下眼睛,解释道,“自刀就是狼人晚上刀狼人,一般来说都是来骗女巫的解药的,使狼刀还能提前。”

“原来是这样啊。”迹部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那万一女巫不救怎么办,既少了一个狼还没有刀人,狼刀就追不回来了啊。”

封不觉接鸿鹄的话头回答道:“对,一般来说如果遇到这种情况狼刀是肯定要落后的,但是第一天如果不是女巫比较蠢的话......应该都是会救的。我也比较担心小马哥,因为他一看就是一个瞒不住秘密的伙。简单来说,如果能骗到解药最好,如果没有骗到,也不用担心,死了就死了吧。”

迹部好像明白了什么:“喂!我觉得你们两都会把我们两卖掉的吧!感觉我们就是被遗弃了啊!而且很冒险啊,怎么看成功率都不高啊!”

天马行空脸上写满了问号。

“不算是把你们两个都卖了,只能算是策略。刀你们中间的一个。女巫大概率是会救的吧。”鸿鹄反驳道,只是语气有些不确定,“毕竟我们还不知道这个副本里参与‘狼人杀’的NPC实力怎么样,按照片头CG所说,应该有十二个人参与这个游戏,除去我们还有八个人。但按照普通剧本来说,我觉得这个剧本的NPC实力应该不高。”

封不觉点头道:“虽然不知道这个剧本的NPC的智慧怎么样,但不高是肯定的。原因有两点,一是那八个人是随机传送的,估计本人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所以之后系统应该还会有仔细的解释规则,而且就按照我们这水平,系统也不可能一点转机也不给我们。第二是这是一个普通剧本,NPC我想着大概是像普通一局狼人杀的水平吧,一局狼人杀,游戏结束后四狼俱在的可能性真的很小,总会有人为了平衡局势杀人。”

鸿鹄点了点头:“看一步走一步吧。”

迹部和天马行空听着两人深奥的发言,自知插不上话,只是站在一边静静地听着,深感着这个游戏的烧脑。

天马行空更是表示一开始就要被狼团队遗弃真是什么话都不想说。惊悚乐园游戏中的狼人杀,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死亡。对于死亡,天马行空到是不怕的,毕竟游戏玩了这么久了,就算是打普通的个人或者是模式也会有几率死亡,但是被人当作棋子的感觉还是挺不爽的......不过小马哥是一个乐观的人,倒也没在乎多少。毕竟还是团队的通关最重要,而且这次的奖励是两张拼图牌,也许自己正需要呢......

系统也没让他们讨论多久,留给大家讨论交流的时间只有两三分钟,随后便进入了主题,想必是给时间让不熟悉的四人相互认识一下,应该是没有讨论剧情这一环节的。不过这个剧本中的四个人都已经认识过了,所以这多出来的两三分钟相当于就是给四人扯蛋用的......不过除了鸿鹄和封不觉在谈论“狼人杀”这个剧本顺带扯淡之外,小马哥和迹部都是一脸的不明觉厉......压根就插不上话。

忽然,四人觉得眼前一暗,三秒钟过去后,视力恢复,四人都已经在一个巨大的......圆形桌子旁。但从景色来看依旧是在殿堂中。

【主线任务已触发:在狼人杀中胜利。】

【隐藏任务已触发:全员在狼人杀中生存。】

--tbc--

评论(5)
热度(46)
© =x=/Powered by LOFTER